• <menuitem id="cb6kq"><dfn id="cb6kq"></dfn></menuitem><track id="cb6kq"></track>
      <track id="cb6kq"></track>

        <track id="cb6kq"><div id="cb6kq"></div></track>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學習園地 > 文史春秋

            鐵城”洪廣營今昔

            作者:信息來源:發布日期:2017-06-10訪問次數:字號:[]

            李振文 文/圖

             

            QQ圖片20170610164028.JPG

             

            QQ圖片20170610164105.JPG

            已是寂寞冷清的洪廣村。

             

            QQ圖片20170610164201.JPG

            洪廣營東側殘存的城墻。。

            “紙糊的寧夏城,鐵打的洪廣營。”在銀川,但凡上了點年歲的人,大概都聽過這句話。流傳多年的順口溜里,這座曾與寧夏城(今銀川)“相提并論”的鐵打城池,如今安在?近日,記者聽聞有位當地的陳姓老人,多年來自發對洪廣營進行研究,且制作出當年城池的復原模型,遂前往進行了探訪。

            淵源

            鐵打的洪廣營

            洪廣營始建于距今400多年的明神宗萬歷三十三年(1605年),當時在此設立了游擊署。清乾隆五年,被地震毀壞的洪廣營重修完工,“城圍二里六分,高二丈四尺……”此時,“巍峨壯麗”的洪廣城,已與平羅、石嘴子并列為寧夏北部三大兵營,駐兵近千。

            令洪廣營知名的不僅是重要的軍事地位。明清兩代,洪廣營同時又是南通寧夏城、北達汝箕溝產煤區的樞紐;是西接賀蘭山麓諸堡,東連黃河沿岸新戶地的中心。文化經濟發達。清代,在洪廣營的集市上,商賈云集,晉、豫、川、陜等外地客商眾多,這里的皮毛、甘草、藥材等特產遠銷全國,享有盛譽。

            洪廣營的冷落,從民國時代就已開始。1924年,常信設立集市后,平羅縣署決定將洪廣營集市遷至常信堡,古城由此開始逐漸冷落。解放后,隨著1958年包蘭鐵路通車,洪廣營所處的地位更顯偏僻、交通梗塞,退化的命運已然注定。

            更令人可惜的是,這里古跡的破壞與消亡。1933年,馬鴻逵為抵擋孫殿英來犯部隊,請來青海馬步芳的一個騎兵團,在洪廣營駐扎一月有余。駐軍為修工事,將城內外所有寺廟、殿閣的牌匾、門窗等拆去使用。建國后的“大躍進”時期,人們認為破廟舊寺,維修無資,保留無用,遂悉數拆除。而曾經堅固無比的城墻,也在那幾年被作為土地的“肥源”,刨挖幾盡。

            A活在傳說里的城

            由銀川正源北街一直向北,約摸20公里的路程,就是當年那座“鐵城”所在,現在它的名字叫洪廣村,與喧囂的公路相距不過1里。

            洪廣營的有名,還數那句耳熟能詳的順口溜。民間流傳的故事是這樣的:康熙在寧夏微服私訪,一日騎驢來到洪廣營,因軍紀森嚴,夜晚不得入內,只好連夜返回寧夏城,這時的寧夏城城門自然也關著,但經婉言說通得以開門放行。于是,康熙表揚洪廣營紀律嚴明,而批評寧夏城軍令松弛、防衛不嚴。順口溜中的“紙糊的寧夏城,鐵打的洪廣營”,即來源于此。

            正史記載,康熙來寧夏確有其事,但是不是到過洪廣營?有沒有封過“鐵打”的稱號。沒有依據,也不合邏輯,只能當傳說聽聽。

            傳說里“鐵打”的城,如今就在腳下。站在洪廣村西南角的村口向北望,還能見一截殘存的夯土墻體,長約50米。墻體一側,是還未春播的田地,隱約泛著鹽漬化的白;另一側,是城內錯落分布的低矮房舍,許多遠觀便能發現已經荒廢。

            村口遇到的一位馬姓村民說,現在村里只剩三四十戶人家,大都是留守的老人。“年輕些的都搬了出去,再有就是到外面打工掙錢去了”。上午的陽光下,眼前的這段古老夯土,透著一種顯而易見的冷清。

            B繁華與風光不再

            洪廣營的故事當然不止這一傳說,此次與我們同行的還有村里的王林,他是洪廣村村部的會計,44歲。他記得小時候的城墻要比現在長得多,他和伙伴們在上面玩啊跑啊,但“更久些的事兒,就得問村里的老人了”。

            陳產榮,75歲,正是我們想找的那位洪廣城模型的制作者。16年前,從教師行業退休后,他一直在對洪廣營的歷史進行著自發的整理與研究。說起“模型”,陳產榮說已經是數年前的事了,而且現在已不在自己手中。因此,我們見到的只是一張他當時留底的照片。盡管如此,不甚清晰的模型圖像里,當年古城的繁華與風光仍可感知。

            清代,洪廣城、平羅、石嘴子并列為寧夏北部三大兵營,駐兵近千,不僅有著重要的軍事地位,也是南通寧夏城、北達汝箕溝產煤區的交通樞紐,是周邊經濟文化的一個中心地域。然而,走在如今的洪廣村,擦身而過的許多房舍,已然荒廢。房間路旁,不時還會有叢生的蘆葦枯黃的身影,在初春的涼風里搖擺。不遠處的一方土臺之上,是一間新修的小型古建——玉皇閣。雖然簇新,但透著一種沒有歷史的“寒酸”。

            在王林的指引下,我們向村子的另一邊走去。在如今村落的東北角及東部一線,還斷斷續續殘留著大約300多米的城墻。從斷面來看,這些城墻當年的夯筑層相當結實細密,只是現在已如此落魄。

            “這就是洪廣營城墻所有剩下的東西了。”王林說。

            C“鐵打”城池的沒落

            “這里是三教臺,那是文昌宮,還有鼓樓、玉皇閣……”在陳產榮對著照片的指點之中,那些已經消失了的往事慢慢浮現。舊時繁盛時期的洪廣營,不僅有著眾多的古跡,市面上也是商賈云集,各種店鋪、作坊應有盡有,尤以洪廣營二毛裘皮享有盛譽。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民國時期,芬蘭商人1926年在此創辦了洪廣營甘草膏公司。這家以蒸汽為動力的企業,是寧夏歷史上第一家機器工廠,有著標志性的意義與開端。凡此種種,洪廣營的人文積淀可謂豐厚。

            當然,一切也只限于記憶。更令人可惜的是,諸多古跡的快速消亡。深知洪廣營人文歷史的陳產榮,在多年的整理和研究過程中,也曾數次與意圖在此開發旅游的人接觸,但每次都無果告終。甚至,還有過令他傷心的“受騙”經歷。

            “我也不想再去想這些事了。除了這幾段墻,現在的洪廣營也快啥都沒了。”陳產榮說,語氣里帶著種無奈,甚至是“賭氣”。“即便是這僅剩的幾百米墻,也不知啥時就沒了。每次知道有人想挖,我就跑過去勸,告訴他們,這樣會有人來跟你打官司的……”當然,他也只能這么說說。

            所在是早已清冷的洪廣營。給我們作完介紹的陳產榮,背著雙手向他的老房走去,微縮著肩膀的瘦削身影在長長的村莊土徑上顯得有些寂寞。

            男生自慰AV片高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