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item id="cb6kq"><dfn id="cb6kq"></dfn></menuitem><track id="cb6kq"></track>
      <track id="cb6kq"></track>

        <track id="cb6kq"><div id="cb6kq"></div></track>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學習園地 > 文史春秋

            一曲黃河水運長歌 寧夏航運1500年

            作者:信息來源:發布日期:2017-06-10訪問次數:字號:[]

             

            QQ圖片20170610162400.JPG

             

            QQ圖片20170610162523.JPG

             

            QQ圖片20170610162625.JPG

            天下黃河富寧夏,黃河和寧夏的關系,不少人會以為僅限于農田灌溉,其實不然,流經寧夏的黃河還孕育了1500年的黃河水運史。寧夏不僅開創了黃河水運的先河,而且還在之后的時代更迭中,上演過一幕幕壯闊的黃河水運歷史。

            《武經總要》里士兵用渾脫渡黃河的圖畫。

            2020世紀世紀3030年代年代,,行駛在黃河寧夏段的大型皮筏行駛在黃河寧夏段的大型皮筏。。

            北魏:中衛香山一冬造船200艘

            黃河水運——從寧夏開始

            在刁雍之前,歷史上并沒有黃河長途運輸的任何記載。

            刁雍是北魏時期薄骨律鎮(今吳忠市利通區古城灣)鎮將。家門變故,讓刁雍一生歷經劫難無數,因而深知百姓疾苦。他上任后不久,便組織百姓修復了淤塞多年的灌溉古渠,次年便讓河西各地糧食大豐收,以至于倉庫都無處盛放,只好“平地積谷”。

            糧食多了,不愁沒用處。當時北魏與北方少數民族柔然經常兵戎相見,軍糧供應十分緊張。于是朝廷下令,命刁雍用3年時間,將50萬石軍糧運至戰場,以供軍需。孰知刁雍卻在對比了水運和陸運優劣后,奏表“造船運谷,一冬即成”。獲準后,刁雍調來大批南方造船匠,同年便在中衛香山黃河邊一冬造船200艘,每艘載重達26噸。次年,這些船僅用半年時間,順流而下400公里黃河航程,便將50萬石軍糧運達目的地沃野鎮。至此,刁雍創造了黃河上游大規模水運的先河。

            唐初:靈武、吳忠“舟師”防突厥

            寧夏到山西,2500公里運軍糧

            有了刁雍開創的水運先河,木船運輸糧草漸漸被黃河兩岸的百姓所依賴。到了唐初,烽火連天,為防突厥南攻中原,黃河還兼具長城一般的防御作用。唐高祖命大臣于筠在靈武、吳忠黃河一帶組建“舟師”,駐扎著7萬多士兵,4萬多馬匹。

            連年戰亂,農業遭到破壞,糧食不能自給,寧夏只能從山西沿黃河逆流而上2500多里運送軍糧。逆流而上的船需要減載2/3,26噸載重的船最多只能載9噸,而且全程都得靠纖夫拉纖。不管黃河是在荊棘叢林、懸崖峭壁,還是沼澤河灘、葦草泥潭,纖夫都得赤腳拉行,不知多少人因此丟了性命。所以在《新唐書·食貨志》里才有“逆河舟溺甚眾”的記載。

            西夏:夾著渾脫渡黃河

            羊皮筏子傳入四川、云南

            西夏年間有關黃河水運的記載較少,僅從中國最古老的軍事志宋代《武經總要》里見到了一幅士兵夾著渾脫渡黃河的圖。渾脫即羊皮吹制的皮囊,可裝水、奶,后演變為泅渡的工具。

            渾脫的普遍使用,首先就是從西夏開始的。黃河流經西夏全境,流程近2000公里,其中中衛以上近1300公里水域水流湍急,礁石密布,有險灘無數,很多地方沒有渡船,渾脫便成為最理想的渡具。上岸后,渾脫還能放掉氣盛上水。后來,這種實用性極強的袋囊傳入中原,并傳入軍隊。后來,渾脫又隨元忽必烈南征大理(現云南)傳入四川、云南一帶。

            元代:開通以銀川為中心的河套絲路

            馬可·波羅乘船飽覽塞北江南

            元代之前,西方對中國的了解,零星半點。讓西方系統了解中國的,便是威尼斯人馬可·波羅。他到中國時,也經過了寧夏。他在《馬可·波羅行記》里記載,人馬勞頓的他途中遇到中衛黃河水驛,驛站里不僅管吃管住,對外國人還有酒肉等特殊供應。此外,還不用忍受車馬顛簸,順風順水,沿河飽覽塞北江南風光。中衛到銀川的400里水路,馬可·波羅用了3天便抵達,算是他顛沛流離行走中國兩年間最溫暖舒心的一段記憶。

            沒錯,元朝對寧夏黃河水運最大的影響就是水驛的設置。史料記載,元朝從陜西到中衛的黃河段便設有10個水驛,配有66條驛船、水手240人。黃河水驛的開通,形成了以銀川為中心的河套絲路,使元大都至西域的行程大大縮短。而船上運送的物資,也悄然有了變化,不僅僅是軍馬糧草,還有絲綢、鹽、藥材等物。

            清代:寧夏水運再次復蘇

            康熙親征,船隊浩浩蕩蕩過橫城

            1697年,康熙第三次遠征噶爾丹,親自到寧夏坐鎮指揮。兵馬未動,糧草先行。10萬大軍所需糧草主要從寧夏裝船,順流運送至白塔(今包頭)交付出征部隊。

            軍糧上路后,康熙及其隨行諸王子、大臣、侍從于銀川橫城登船北上,約期到白塔為出征將士送行。當時,供“御駕”的船只多達101艘,其中有3艘樓船專為康熙及其近臣使用。樓船就是雙層船。想想看,當年的黃河上浩浩蕩蕩行駛著這樣一條船隊,那是何等的壯觀。

            康熙順河北上,還開通了沿河兩岸的不少貿易市口,從而使寧夏黃河水運業,從明代的衰敗中恢復過來。

            近代:十大洋行齊聚寧夏

            石嘴山舟楫如林,“羊皮筏子當軍艦”

            到光緒年間,因為寧夏得天獨厚的水運條件,英美紡織商人干脆將10家貿易商行開到了水旱碼頭石嘴山,以便從水路運送從內蒙古、甘肅、青海收購來的皮毛。收購的皮毛集中在石嘴山的碼頭,整理、晾曬、打包,最后裝上船筏,運送至包頭上岸,然后才以陸運方式運至天津港口。

            大規模的皮毛運輸,刺激了寧夏的水運。曾有人在書中這樣描述過清末的寧夏黃河,“舟楫如林,船筏如梭”,一片繁忙景象。尤其是動輒裝載數十噸皮毛的大型牛、羊皮筏,可謂黃河水中的“巨無霸”。由此還引出了寧夏的一句民諺:羊皮筏子當軍艦。

            本報記者 喬建萍 文 本版圖片由魯人勇提供

            男生自慰AV片高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