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item id="cb6kq"><dfn id="cb6kq"></dfn></menuitem><track id="cb6kq"></track>
      <track id="cb6kq"></track>

        <track id="cb6kq"><div id="cb6kq"></div></track>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學習園地 > 文史春秋

            水洞溝百年發現之旅

            作者:信息來源:發布日期:2017-06-10訪問次數:字號:[]

             

            QQ圖片20170610160855.JPG

             

            QQ圖片20170610161634.JPG

             

            QQ圖片20170610161736.JPG

             

            QQ圖片20170610161824.JPG

             

            QQ圖片20170610161908.JPG

             

            QQ圖片20170610161949.JPG

                  

            QQ圖片20170610162052.JPG

            1923年發掘出土的石制品。

            1963年裴文中(左2)、張森水(左1)和張三(左3)在水洞溝遺址。

            2007年,發掘第2地點。

            水洞溝遺址出土的古人類裝飾品,材料為鴕鳥蛋片。

            第一次:從“張三小店”說起

            時間:1923年

            人員:法國古生物學家桑志華、德日進

            發現:出土了300多公斤的石制品和野驢、羚羊、犀牛等動物遺骸化石,以及較多的鴕鳥蛋碎片。

            意義:糾正了“中國沒有舊石器時代文化”的論斷,揭開了我國舊石器時代考古的序幕,也使寧夏水洞溝遺址聞名世界。

            故事:百年前,水洞溝一帶荒無人煙。但卻有間小小店房,名曰“張三小店”。店主張三,靈武水洞溝村人。1919年,比利時傳教士肯特途經水洞溝,落腳小店。偶然間,他在斷崖上發現了一具犀牛頭骨化石和一件經人工打制的石片。不久,他在天津將這一發現告訴了法國古生物學家桑志華。1923年,桑志華和另一位古生物學者德日進來到水洞溝,開始了歷時12天的考察發掘。他們在遺址命名了5處(第1~5地點),并對第1地點進行了發掘。當時他們所居之處,也是“張三小店”。

            “張三小店”,果然很小,至多能住四五人,不賣飯,只是客人自帶糧米,代為燒飯。據說這兩位西方客人每天只吃土豆和雞蛋,因為附近很難買到面粉,吃頓烙餅都不容易。一件有趣的記錄,當年桑、德二人在崖壁上挖到動物頭骨化石時激動萬分,拿出帶來的葡萄酒請張三同飲,這是張三平生第一次喝到這稀罕玩意。酒后,兩位西方學者興奮得唱歌跳舞,德日進還緊緊握住張三的手,用生硬的中國話說:“合作,合作!”

            第二次:拖拉機、鏟車開進水洞溝

            時間:1960年

            人員:中蘇古生物考察隊

            發現:在第1地點發掘出土約2000件石制品。

            意義:“這次從水洞溝發現的石器,在類型上既有舊石器時代中期的文化性質,同時也具有后期的特征。”(考古學家賈蘭坡語)

            故事:這支考察隊伍裝備著拖拉機、鏟車等重型器械。他們在當年桑志華、德日進發掘坑位的旁邊開挖了一個長寬各6米、深11米的探坑,挖出大量石制品。突然有一天,機械轟鳴聲戛然而止,中蘇關系的破裂使得聯合科考半途而廢!然而現在細想,這也是不幸中的萬幸。若以這樣的方式任由發掘下去,第1地點富含科學資源的堆積,恐怕早已消失殆盡。此后,賈蘭坡等人根據發掘記錄和所得的石器材料,于1964年整理發表了《水洞溝舊石器時代遺址的新材料》一文。認為水洞溝遺址典型的和代表性的石器有尖狀器、刮削器和砍斫器。這些石器,完全可以和歐洲舊石器時代的石器相比。

            第三次:再提東西文化交流說

            時間:1963年

            人員: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考古隊

            發現:在第1地點出土大量動物化石和石制品;發現磨光的石器和石磨盤;發現1枚用鴕鳥蛋片制作的帶鉆孔的裝飾品。

            意義:第一次明確了水洞溝包含了舊石器時代和新石器時代兩個不同時代的遺存。

            故事:是年8月,一支考古隊進駐水洞溝,領隊者一頭鶴發,風塵仆仆,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北京猿人第1頭蓋骨的發現者裴文中。此次,寧夏博物館的鐘侃、董居安等人參加了協同發掘。發掘隊一改前兩次“挖寶式”的粗放作法,采取周口店式的自上而下逐層發掘,辨識出以磨光石器和石磨盤為代表的新石器時代遺存,和以石葉等打制石器為代表的舊石器時代遺存。并提出了一種假設,“在舊石器時代晚期,存在著廣泛的文化交流,似乎有一群掌握莫斯特和奧瑞納技術(歐洲舊石器時代中晚期的兩種文化類型——記者注)的人群在河套地區、黃河沿岸活動過。”(張森水語)這與當年德日進、桑志華在此調查后的認識相同。

            第四次:寧夏考古界首次獨立發掘

            時間:1980年

            人員:寧夏博物館、寧夏地質局區域地質調查隊

            發現:共發掘出土動物化石15種、63件;出土了刮削器、石核、石葉等石制品6700件,其中僅舊石器時代晚期層位出土的石器就有5500余件。

            意義:明確指出水洞溝遺址石制品與歐洲舊石器中、晚期文化之間存在一定的關聯,提出了研究水洞溝文化淵源與影響的重要性。

            故事:是年9月至10月,考古隊對水洞溝遺址進行了第四次系統發掘。發掘選址在1963年坑位的東北側。參加者有鐘侃、董居安、劉景芝等人,國內著名專家賈蘭坡、黃慰文等親臨現場指導。鐘侃先生作為此次發掘的主要專家,曾在回憶文章中提到,水洞溝的第四次發掘是由寧夏考古工作者和地質工作者獨立完成的。這次發掘之后,鐘侃、王惠民等人根據發掘記錄和所得的石器材料,經整理研究,于2003年出版了《水洞溝——1980年發掘報告》一書,這是對水洞溝遺址科學發掘第一次進行的系統性總結。

            第五次:中國舊石器考古的“文藝復興”

            時間:2003年~2007年

            人員: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所研究所、寧夏考古研究所

            發現:考古發掘共出土各類標本14759件。證實了水洞溝在東西文化交流中重要的“驛站“作用,是具有歐洲舊石器技術傳統、中國北方小石片文化和草原細石器文化的共同體,三種文化類型在此彼此消長,是華北舊石器發展的重要一環。

            意義:發掘中的一系列工作、教學程序的設計和實施,推動了中國舊石器考古學田野發掘和標本處置規范的建立,被稱為“中國舊石器時代考古學‘文藝復興’的標志”(劉東生院士語)。

            故事:與以往考古隊不同,這年7月進駐的隊伍,除鐘侃和王惠民兩位長者外,其他均為青年科研人員和學生。鏟除探方上部的自然堆積時,日曬砂烤,考古隊員大汗淋漓;探方清理中,水洗干篩,也常常塵土滿身。當然,樂趣也在其中??脊抨犖橹型趸菝袷俏欢睾竦拈L者,帶領大家發掘之余還操辦著后勤事務,有時空閑了還會給大家高歌一曲,字正腔圓,讓人“驚艷”。而令不少考古隊員印象深刻的,是當年領隊高星研究員提出的“快樂考古”口號,諸如讓參與者自己打制石器、如原始人般切肉剔骨的“仿古實驗”等項目,在科研成果之外,也為水洞溝考古留下了生動的一面。

            第六次:期待解開水洞溝人來源之謎

            時間:2014年~2018年

            人員: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所研究所、寧夏考古研究所

            發現:目前正在進行第一季度的考古發掘,發掘點第一文化層的發掘工作已基本結束,發現了一些碳的信息。

            意義:期待通過5年的發掘研究工作,進一步解開有關水洞溝文化和人類遷徙的謎團。

            故事:34歲的中科院研究人員彭菲和30歲的李鋒,已是第三次來到水洞溝參加發掘。

            水洞溝考古經歷中,他們收獲的不僅有科研,還有故事。彭菲提到發掘中發現的鴕鳥蛋殼飾品,觸摸到這些遠古藝術品,方能真切體會到古人類的“可愛”。在那個艱辛的洪荒年代,他們不僅為生活而計,也愛美,也會用這些小小的飾品來裝點生活,尋求精神上的慰藉。2007年,彭菲和李鋒第一次來到水洞溝。也是從那時開始,他們將水洞溝作為自己的論文主題,從二十來歲的青澀小伙到而立之年的科研主力,對許多像他們一樣的考古人,水洞溝更像一座博大且溫柔的搖籃,陪伴著他們的成長。

            這次考古,人們最期待的還是能夠發現人類化石,這樣便有可能判斷水洞溝人的來源,解開更多關于水洞溝的秘密。同時,計劃持續到2018年的這第六次發掘,也是水洞考古邁向百年節點的最后一站,意義可謂深重。

            水洞溝文物今何在?

            歷經之前五次,以及現在正進行的第六次發掘,眾多出土的水洞溝文物都保存在哪里?保存狀況又如何?水洞溝遺址研究院副院長王惠民為記者作了解答。

            這些出土的文物,大都保存在寧夏考古研究所和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這是主體部分,還有一小部分在法國國家自然地理博物館。其他個別地方就是“零星有一些”,包括天津自然博物館、水洞溝遺址博物館,但數量很少。

            這些文物中,石器的保存都比較好,但化石的保存狀況并不是很理想。主要是因為地理環境等原因,水洞溝遺址的化石在出土時便已比較風化、破碎,完整的較少。這些,都給鑒定和保護工作帶來了較大的困難,期待以后可以不斷改善。

            此外,說到保護工作,本次考古發掘也將提出對遺址本身進行一些保護,比如為一些重要遺址地和已發掘的遺址剖面搭建必要的保護設施,避免將來自然或人為的破壞。這些,都已經納入具體的計劃中。

            水洞溝考古

            那些應該被記住的面孔

            在水洞溝,有座復原的“張三小店”,參加第六次考古發掘的一些男隊員就住在其中??蛷d一側室內,一溜長長的西北“土炕”,考古隊員的鋪蓋卷一字排開。屋內的陳設極簡易,可以想像晚間蚊蟲的嗡嗡造訪。90多年前,那兩位遠道而來的法國學者同樣是棲身于這間小店?;秀遍g,時空似乎能在此處重疊。

            如中科院院士劉東生說過的一段話,“水洞溝不同于一般的考古遺址。它是一個東西方文化交流中不斷迸發明亮火花的閃光點。從2萬多年前獵人們之間的往來,到現代東西方科學家的共同工作,都體現了這種東西方文化的交流與碰撞。”

            今天,那些當初為了尋求科學真理和人類價值而到東方來的西方學者,以及無數在此傾注了心血與精力的中國考古人,他們許多已離我們而去,更多的仍將繼續傾情于這片土地。他們的事業,他們的精神,是這片溝壑中最美麗的故事。

            男生自慰AV片高清免费